笔趣阁 > 布莱肯林场 > 50 游艇展

  Lifestyle通常被翻译为“生活方式”,但如果按照其指向的意思来说,其字面的“生活风格”其实更加准确。这个词本身就是就是舶来词,“way-of-life”更适合翻译成生活方式一些。风格可以是“节俭朴素”,可以是“经济”,可以是“审慎”,可以是“铺张”,以及最高等级的“奢华”。
  在东亚某国第二大岛第二大城市举办的游艇展其实就是仿照的法国蓝色海岸的某种“奢华”等级的生活风格展览。在寸土寸金的蒙特卡洛,不可能展出的是附加值不高的商品,也就不可能是“铺张”这个以下的展品:成品游艇和游艇上的“小物件”、“小玩具”自不必说;跟游艇有关的服务业——金融按揭、设计、建造、内饰装潢、人员才是展览的大头。在这里一切都是没法用常理去推测的,一块玉石打磨的小装饰可以卖到250镑,一把随便在家具店用50镑的椅子能卖到500镑;至于令外人感觉玄而又玄的游艇售价更是无法令人琢磨。
  比如,一艘长达200米、排水量接近两万吨的客轮售价在9000万美元左右,长度是这个的一半、排水量小得多、上层建筑更小的游艇不可能比这个数量更大。多多少少,游艇上某些吓人的标价像是空客或者波音的飞机售价,给出一个几乎无法接受的指导价,但实际的补贴和成交价格远低于名义的标价。
  倘若林义龙真的不靠整体规划的游艇公司自己出方案,找各个方面的设计,在造船厂下单建造的话,这个价钱不会比同样长度的商务船舶高出多少、某个非常“诚实”的游艇经纪人对林义龙如是说道。
  “真令人眼花缭乱,但如果不是真的长时间住在船上,一点意义也没有。”在就餐区,凯蒂对游艇展评论道。
  “这是没办法的。”林义龙答道,“人们总是需要找一个圈子的嘛,因为游艇价格最贵,最能够排除一些实质的骗子。
  “或者打肿脸充胖子的同类,比如我。”林义龙自嘲道,“所以,大概就是这样。”
  “可你不是已经有了农民俱乐部了么?”凯蒂不解地问道,“就算没有,你也并不需要其他人认可,你的财产就已经是这个社会对你的认可了。”
  “我很高兴你提到了农民俱乐部。”林义龙答道,“我加入这些俱乐部的第一个需要考虑问题是,这些认可是不是能让我获得一些什么,是能让我降低门槛,还是能让我获得一笔无息贷款,还是能获得某个新公司将进行首轮认购的机会?
  “所以,这种名义上的认可对于我来说无关紧要,如何从中获利才是人们仔细考虑的——这种利益的覆盖范围十分宽泛,我加入农民俱乐部的原因,不如说是仅仅是为了寻找萌友,一起抱团取暖。”
  “来到这里,只是突然对航海产生了点真切的兴趣而已,我一个月在一个设施齐备的游艇上度假旅行,真的挺不错的。”林义龙答道。
  “家总是最好的。”凯蒂发现林义龙的主要目的并不是考虑和一些人相熟识,可以更加放松地和他一起参观,对林义龙的想法分享了一些她的感受,“总在海上漂着,给人一种居无定所的漂泊感。所以,如果只是心血来潮的话,不如去卡迪夫港租一条小游艇出海看看呗,或者在家里雇上那么‘服侍’你的人稍稍地享受一下呗。如果把游艇拆开,不就是这种感觉嘛。”
  凯蒂说得都对,但有一些感觉林义龙是没有办法对凯蒂言明的。
  “所以,我不就来了嘛。”林义龙决定换一个类似的话题,“要不是来这里,我们也不会碰到那个‘诚实过分’的经纪人,也就无从得知这些消息了。我觉得,要是没他这方面的消息,凯蒂也不会就这个问题这样富有强烈情感的言论。”
  “......”
  “所以,看看附近有什么感兴趣的人,出去套套话,有没有什么可以省钱的地方。”林义龙已经吃完了作为午餐收尾的咖啡和巧克力,“比方说游艇的舱房装潢,虽然性质上跟室内装潢很像,但总得不是那么一回事儿。”
  “之前你跟我说要在新年的时候进行邮轮旅行,是不是早就有了这个想法?”凯蒂问道。
  “只是稍微感兴趣而已,按照某些说法,这其实也是某种度假方式的一个方面,毕竟上次从阿姆斯特丹到布加勒斯特的莱茵-多瑙河航行,给了我非常不错的感受。”林义龙答道,“所以,河流只是水域的一部分,大海不是更加宽广嘛。所以,我想把这种第一次的‘邮轮旅行’的经历和凯蒂你分享。”
  “假如我要是能够竞选上,就去不了了啊。”凯蒂无不遗憾地答道,“要是明年夏休的时候,还有可能。再怎么说我这里也是伦敦城内的选区,议会休会的时候可以出去的长一点。”
  “但那个时候,也就是地中海多一些。”林义龙答道,“我总认为,假如地中海的话,还不如就像我们刚才谈论的那样,租一条游艇玩一次地中海的航行才是最好的,按照游船公司提供的线路那么逛来逛去的,总觉得不太自由。”
  “这倒也是。那我想要你一个承诺。”凯蒂说道,“假如你订购了一艘游艇,那艘船的第一次航行一定只有我们两个人,不带其他人,好不好?”
  “假如不包括海试,那就没问题。”林义龙想了想,“因为我打算在塔尔波特港,建造这艘船作为新型碳纤维材料的一个展示平台。凯蒂你应该明白,我们是没有办法在这个问题上回避纳迪亚的。假如你不想让纳迪亚和薇拉打扰我们的二人世界,最好设计的天衣无缝一些。你明白我说得意思吗?”
  “完全没有问题,这件事我会办好的。”凯蒂答道,“以明年夏天的假期为期限是么?”
  “当然,完全没必要特别着急,因为一艘游艇的建造周期十分漫长,明年夏天未必来得及,这个时间很宽泛。”林义龙答道,“不过,同样是展示平台,也可能很快建好,需要凯蒂你来衡量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