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九封龙帝 > 第359章 多多益善

第359章 多多益善


  喝完肉糜,十灵啃了一点煮得松软的骨头,还收获了一个意外之喜,谁能想到一个秦家子弟竟然随身带了一盅酒,这可让十灵乐呵了很久。
  那秦家弟子也不知为何就是突然想起了这茬,吃饱喝足之后慢悠悠的将酒盅自乾坤袋中取了出来,这一幕有恰巧不巧的被十灵撞见了。
  “有这东西,怎么不早点拿出来啊。”十灵的目光完全落在了酒上,虽然他还不知道这酒的名字。
  许久没有品一品这东西,十灵心中的酒虫瞬间就被勾了出来,再也难以从那一盅酒上面移开。酒香沉郁浓稠,稀释在空中的气味依旧弥漫着古朴,好酒!
  十灵心中不由得暗暗想到,就是不知比起他最喜欢的魔枯酎来孰强孰弱,或是各有千秋,平分秋色。
  “回十灵大哥,小子平时不怎么饮酒,这是我偷偷拿的我爷爷的,他每次都在我耳旁念叨着他的酒好,我寻着个机会弄了一点在身上,一时间忘记了。”不仅他忘记了,就连十灵最初搜寻他们乾坤袋时也没有发现,估计这家伙根本就不懂酒,直接将这一盅酒丢在了乾坤袋空间不显眼的位置。
  对于这些,十灵并无兴趣,也懒得打听,他开口道:“这酒何名啊?”举起那一小盅放在了鼻息之间,十灵狠狠的嗅着上面的木塞,他面色渐渐发生了改变。
  木塞的气息早已被那盅中之酒给侵染了,上面浓浓的酒味之中还带着一股子木腥味。这味道可不好闻,也不知影响到了酒味没有。
  “此酒名为琉璃三火。”秦家弟子得意洋洋的笑了起来,虽然他不曾饮过此酒,但是却常常听闻他爷爷在他耳边念叨此酒,介绍起来自然也是信手拈来,毫不费劲。
  本来还想卖一下关子的他被秦宇心踹了一脚之后老实了不少,一板一眼的对着面前的酒盅介绍了起来。
  “三火并非无名,第一火,堕火!”
  “第二火,阳火!”
  “第三火,净火!”
  阳火?十灵心中不断念叨着阳火,他不确定这是不是自己所知晓的那个阳火,于是他开口问道:“这堕火何意?”
  “我爷爷常说,以腥之名,向死而生!”那秦家弟子还在夸夸其谈,却不知十灵已经再次陷入了深度的思索之中。
  他的话真是让十灵浮想联翩,这与卜老的预言不谋而合,究竟是巧合,还是……
  这种玄之又玄的东西,十灵说不出个所以然,也难以理清里面的头头绪绪,深究不可为,十灵只好退出了思索。
  “何以腥之名?何向死而生?”十灵还处于微微懵逼的状态,海塞塔的提问让他瞬间恢复了清醒。
  一袭冰蓝铠甲,海塞塔在人群之中总是那么亮眼,不仅仅是因为铠甲亮眼,更多的还是因为海撒塔身上散发出的那种冰冷的气息,总是能够冻得那些修为不足的家伙直打喷嚏。
  “这……”那秦家弟子噎住了,他现在说的话全是他爷爷平时给他念叨的,他根本就不喜欢,更何谈去深入的了解这些话其中的含义。所以说,他并不知道为什么?
  海塞塔的话,注定了他答不上来。十灵想要说什么,但是动了动嘴之后又乖乖的闭上了嘴,最后还是他解了秦家弟子尴尬,海塞塔也有点尴尬的局面。
  “那第二种火呢?”十灵开口道。
  “第二种火,以烈之名,裂魂撕魄。”
  “第三种?”闻言,十灵的兴趣变得更加浓烈了。好一个裂魂撕魄,看来今日我十灵就要来试试这裂魂撕破的感觉。
  “第三种火,以心之名,消散无影。”
  听完这个家伙的话,十灵也只是对第一句感到了惊艳而已,至于剩下的,他只能说还有兴趣,但是远远达不到听闻第一种火时的那种震撼。
  “今日得尝琉璃三火,还真是沾了你的福气。”
  今日就像是个悟道的时节点一般,十灵的心今日变得无比通明,若是再体悟一下这琉璃三火,十灵相信自己还能够得到不一样的体悟,他重重的对着那个秦家弟子抱拳道。
  秦家弟子赶紧回礼,直呼不敢。
  十灵可是不会让他吃亏的,在开启酒盅封口木塞之时,十灵就取出了许多修炼资源递给那个秦家弟子,可将他乐得不行,连声道谢。这些修炼资源对于十灵现在口袋中装的,就是九牛一毛,拿来作为回报也是再适合不过。
  “希望你不会让我失望。”十灵心中喃喃自语,转身离去,海塞塔紧跟而上。
  “秦宇心。”
  秦宇心闻言身体一震,昂首阔步而去,众人面面相觑,十灵显然并不打算就在这里喝,他要品,要细品,在这里自然品不出什么东西。
  海塞塔跟着十灵进了帐篷,既然他叫了秦宇心,海塞塔自然要去看看秦宇心这家伙想要商量什么大事,对于此,秦宇心也只有摇头苦笑,掀开帷幕进入了其中。
  他心中其实还是紧张不已的,因为成不成就在今晚这会儿了,若是成,他秦宇心或许能够在修炼道路上爬得更高更远,若是不成,他就只有继续好好的去争那秦家家主之位。
  “十灵大哥。”秦宇心恭敬敬的站在那里,显得有点局促不安。酒足饭饱的十灵显然是有了闲心来听他所谓的事情。
  “坐,总不能叫你站着说话吧。”十灵脸上并无表情,他的心思并不在这,因为每过一定时间,就有一个秦家或是叶家弟子来找他说一些事,大都是些秦叶两家纷争之事。
  对于这些十灵并不打算插手,所以他兴趣寥寥,显然是在想着其他事情。现在的十灵看似没有做什么事情,但是他一天除了修炼,其余时间全部用来思索日后的行动,或是其他事情去了。
  海塞塔都站在一旁,他秦宇心自然不敢坐,推脱了一番之后他突然单膝下跪,吓得十灵一个激灵,赶紧回神将他扶了起来。
  “你这是干什么?”十灵心中已经有了自己的想法,秦宇心的心思他也是大概明白了一些。
  “秦宇心愿意追随十灵大哥左右,为十灵大哥鞍前马后!”秦宇心铁了心不起来,就算十灵力量很大,可以将他直接抬起,但是也改变不了秦宇心的姿势。
  “请十灵大哥成全。”秦宇心这家伙狠狠的低着自己的脑袋,他看不清十灵的脸,但是他知道十灵已经陷入了思考,没有直接回绝自己那就说明了自己有戏。
  拉不起秦宇心十灵也干脆放了手,任由秦宇心这家伙以那样僵硬的姿势坠地。秦宇心也是保持着那样的姿势,半声不吭,等待着十灵的回答。
  “你先下去吧,明日我给你回答。”秦宇心感觉自己度过了一个漫长的世纪,十灵才缓缓的开口。
  十灵自己也没有想到,他也能拥有那种拥有无数人追随自己的能力,而且现在他还陷入了为难的时候,秦家叶家之人中,其实他更加看好叶腾的,虽然他没有招收随从的心思,但是若是让他选择一个,他肯定会选择叶腾,不过现在……
  秦宇心起身,作了一稽之后就退出了帐篷之中,他心中暗喜不已。他也不是没有眼力见的人,至少他知道这个时候已经该退出帐篷之中了。
  “你打算留下他吗?”
  海塞塔定了定神,开口道。
  “怎么不打算?我要的不是质,而是量。”十灵心中早就有了打算,但是他很显然不想立刻就回复秦宇心。。
  “不过就算我要人是多多益善,也不是什么人都要的,劣质或许可以收,但是败质一定不能要,秦宇心,我还要试试他。”
  海塞塔离开之时,耳边响起了十灵的声音,十灵的思量,犹豫都足以看出秦宇心在他心中留下的印象如何,算不上差,但是绝对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