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家的凶兽们超凶 > 第四十九章 一串糖葫芦

第四十九章 一串糖葫芦


  左依依的心思虽然不在戏剧上,但也是偶尔会瞄上几眼,对故事的进展还是很清楚的。此时,梁山伯正登门拜访祝英台家,却得知三年同窗的好友竟是女儿身,一时震惊无比。昔日的一幕幕瞬间涌上心头,也是终于明白了祝英台对他的情深意切,和自己的木讷愚笨,只是这时,一切都已经晚了。
  祝父已经将祝英台许配给了太守之子马文才,祝英台纵然百般不愿,但在这个讲究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年代,婚姻之事,真的不是他们自己能掌控的。
  左依依一时也是感慨,既感慨戏中两位主角的命运,同样也是感慨自己的身世。若自己不是昆仑镜的宿主,那她此时是不是可以放弃一切和楚天一起离开,但是现在她不能,她有着自己的使命,有着自己无法撼动的命运。
  突然,楚天的动静从身后传来,显然他已经回来了,正从人群中往这边挤,左依依深吸一口气,轻轻拍了拍自己有些苦闷的脸颊,换上了一副轻松愉快的表情。今天,她盛装打扮,就是想给楚天留下最美的印象,可不能前功尽弃了。
  “给你!”楚天费了好大的劲才挤回来,伸手一掏,一串晶莹剔透的冰糖葫芦就递到了左依依面前。
  左依依只觉得心中瞬间小鹿乱撞,一双明澈的眸子睁得老大,惊讶得连嘴都合不拢了:“你,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吃这个?”
  她小心接过楚天手中的那串经典口味的糖葫芦,像是在对待一件珍宝,脸上的表情丰富多彩,心中更是汹涌澎湃。
  他为什么突然给自己买糖葫芦?是他想起什么来了吗?他想起我来了吗?
  明知道不可能,可左依依就是忍不住这么想着。
  楚天嘿嘿一笑,他当然不会把殷总给供出来,那样就显得太不厚道了,所以只是挠挠头,打了个哈哈:“碰巧看到的,这种酸酸甜甜的东西我猜你们女生一定都喜欢吃吧,而且山楂嘛,帮助消化的,偶尔吃一串也不会增肥的。”
  “我也要吃,我也要吃!”这种时候怎么可能少了夏娅,她瞬间就跳起来要抢。
  楚天给了她一串,自己留下的一串却是没有吃。
  左依依盯着眼前的糖葫芦,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她现在的心情,原来并不是他想起了什么,仅仅只是碰巧罢了!不过就算碰巧她也很开心,因为冰糖葫芦对她来说实在是有着不同寻常的意义。
  因为她和楚天的第一次结识,就是从一根冰糖葫芦开始的。
  那时候他们还都在孤儿院,有一天,孤儿院的老师给他们每人发了一串冰糖葫芦,这对于当时的他们来说可是奢侈品了,很多小朋友都是第一次见到这种零食,而她,自然也是这些人中的一员。
  因为稀罕,所以不舍得吃,左依依的那串冰糖葫芦吃得很慢,其他小朋友们几乎都吃光了,又开始和往常一样出去玩的时候,她还只是小心翼翼地舔着糖葫芦上包裹的糖浆,不舍得咬上哪怕一小口。
  后来,她跟着其他小朋友们一起去了,坐在操场旁的台阶上静静地享用着这来之不易的珍馐。只是,没过多久,一只皮球如飞来横祸般从天而降,准确砸在了她的身上,手中的糖葫芦没有拿稳也是随即掉在了地上,在黄沙地里那么一滚,直接成了一串“沙葫芦”。
  她哭了,哭得很伤心,她还没有来得及吃呢!那圆圆的小球,里面到底是什么味道的?她还没有品尝呢!
  正当她一筹莫展又伤心又难过的时候,一个瘦弱的小男孩不知道从什么地方跑了出来,一溜烟跑到了她面前。
  他的手中竟然还剩有半串糖葫芦,显然他也吃得很慢,估计也是相当珍惜这串糖葫芦的。可是,小男孩看了地上脏兮兮的冰糖葫芦一眼,又看了看梨花带雨已经把小脸都哭花了的左依依,再瞧了瞧自己手中的那半串糖葫芦,深思熟虑片刻后,竟然将那半串糖葫芦递到了左依依的面前。
  “喏,给你吃吧,你别哭了!”
  “真的吗?谢谢你!”
  “不客气,你叫什么名字呀?”
  “我吗?左依依,你呢?”
  “我叫楚天。”
  楚天!从那时起,这个名字就深深印在了她的心中,虽然这么多年过去了,这个名字却依然清晰无比。
  “楚天,谢谢你!”左依依莞尔一笑,露出很自然,很真心的笑容。
  楚天,谢谢你!谢谢你给了我一个毕生难忘的夜晚!
  “嘿嘿,不客气,你喜欢吃就好!”楚天挠挠头,憨憨地笑着。
  《梁祝》的戏剧已经进行到了祝英台哭坟的场景了,正是整场戏的最高潮,祝英台出嫁当天,经过梁山伯的坟墓,突然天空狂风大起,阻碍了接亲队伍的前进,祝英台走下花轿到梁山伯的墓前祭拜,梁山伯的坟墓塌陷裂开,祝英台投入坟中,随后坟中冒出一对彩蝶,双双飞去离开了尘世。
  这是一场悲剧,却是一场美丽的悲剧,一场刻骨铭心的爱情!
  左依依和楚天是了解这个故事的,虽然受到了戏剧氛围的影响,心中不免有些伤感,但也没有像夏娅那样,歇斯底里地哭得像个泪人。
  “呜哇哇!梁山伯和祝英台都死了,他们好可怜!”小丫头是第一次接触这个故事,又被现场气氛带动,要不是被楚天拉着,她都快要冲上台去暴揍那个演马文才的演员了。
  “这是戏曲故事,是经过艺术加工的。”楚天安慰她道。
  “可是他们的爱情故事真的很让人羡慕。”左依依补充道,不知是在支持夏娅恸哭,还是在帮着楚天劝解。
  “依依姐姐,如果你是祝英台,你会嫁给马文才吗?”夏娅突然问道。
  “不会!”左依依怔了怔,回答很干脆。
  “我也不会!”夏娅附和。
  “可那样,你们会得罪太守,会成为家族的罪人。”楚天觉得二女的想法太过天真简单了。
  “即便得罪天下人,我也不会!也许这会很难,也许我不会成功,但我是绝对不会轻易妥协的!”左依依回答,带着无比坚毅的口吻。
  “对,就是这样!”夏娅用力地点点头,深表赞同。。
  楚天有些诧异地看着左依依,他忽然觉得,这个看起来柔柔弱弱,又很乖巧听话的领家女孩,身体里蕴藏的力量却是巨大的。
  她拥有着无与伦比的坚定信念,和永不妥协的顽强意志。在她面前,即使高大魁梧的壮汉也要逊色不少,她真的,很不一般!